这个奇葩的世界

本文被浏440次

零点 袁岳

        ——天使投资:我因为不知道做啥生意好,所以我做了天使投资;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创业,所以我来做了创业投资;因为我现在只有点钱,所以我做了创业投资。
        ——是的,服务业创业的时代是女性创业的好时代,但女性创业要得到投资最可能要忍受的是投资人的性骚扰,这个居然与想做明星的女孩子可能要承受从导演到投资人的潜规则一样。
        ——消防是为了帮助消除隐患的,但是如果把隐患都消除了那么消防就穷死了,所以如果存在隐患,才能增加消防管理的寻租空间,因此某些消防官员的生意经就是希望你的消防隐患不要全部消除。
        ——是的,八项规定了,第三方评估了,支持创业了,越清廉会越苦逼的情况增加了另外两种可能性:要么老子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么你想得到支持就提供更加有创意的回扣与利益回报。
        ——取消财政津贴与税收优惠政策非常好,消减政府性的学术项目与所谓科研项目也非常好,因为那样的东西其实就是养成一个又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这些收放联动的集团,把各种美妙的政策词汇放在路径明确的分配机制上,然后只让特殊的圈内人得益,圈外人沾到好处不是例外就是意外。如果没有这样的政策措施,政策性变态群体会少很多。
        ——如果一个连自己做中小学老师的父母都不愿意让自己孩子进的学校,这样的学校是多么可怕呢?如果这个高校的大部分老师都会讲着自己不热爱、不明白、不钻研的所谓课程的大学,学生会是怎麽样的成果呢?在这样一种神奇的学校里,学生老师与校长都不满,也都无力改变,从科长到部长也无力改变,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力场呢?
        ——有那么多的官员,很多人本不是为做事情而去,但去了似乎又有很多事情在忙,而忙的又是很多他们自己也感到厌烦的文山会海,那么的文山会海本身占据了应该做的事情的时间,所以他们觉得需要更多的人,而有了更多的人只是增加更多的文山会海,所以严格地收税养的人去做这么多自己也知道价值不大的工作,而这样的人似乎是减少不了的,但是要知道这些人认真拿工资,就是做个大城市的市长也就5000-6000元人民币,他能安心清廉么?他真的能安于循规蹈矩么?